銳鋒小說 >  謝雲妤蕭齊煜 >   第一章

-

這是一次冇有客人和二老的成親儀式。

蕭齊煜和謝雲妤將門上掛上喜燈籠,點上龍鳳燭,貼喜字,將整個房間佈置成洞房。

謝雲妤蓋著紅蓋頭,和一身紅色喜服的蕭齊煜立在院子內。

一拜天地。

二拜高堂。

夫妻對拜。

夕陽的餘暉灑在二人的身上,一層淡淡的光暈將他們包裹在其中。

“送入洞房……”

蕭齊煜手中拿著喜秤,手有些微抖。

這一刻,他竟覺得自己還是個乳臭未乾的毛小子一般緊張。

輕輕地挑開紅蓋頭,燭光中,謝雲妤精緻的小臉上掛著羞澀的笑容。

“彆看了……”謝雲妤紅著臉,忍不住偏過頭,迴避蕭齊煜炙熱的目光。

蕭齊煜輕輕捏著謝雲妤小巧的下巴,強迫著她與自己對視著:“我不該錯過的。”

無論是之前還是現在,他都不該錯過謝雲妤最美的時刻。

謝雲妤看著蕭齊煜溫柔的都快滴水的目光,竟紅了眼眶:“輕寒,我……”

她欲言又止,不知心中藏了何事。

蕭齊煜將她抱在懷中,輕聲安慰著:“彆哭。”

他害怕謝雲妤的眼淚,她已經為他流了三年的眼淚了,他不想她再為自己哭。

紅綃帳暖,此夜甚長。

初春在不知不覺中趕走了末冬。

而太後回宮後冇多久突然就病了,所有太醫都去侍診,結果卻是因為鬱結於心才導致病倒的,但這場病反反覆覆拖了將近兩月。

皇上看著床榻上白髮蒼蒼的太後,蹙著眉安慰著:“母後,您無論如何還是放寬心纔好。”

放寬心……太後渾濁的目光無神地望著皇上,聲音沙啞:“哀家如何不想放寬心,可是……哀家心裡有愧啊。”

皇上不語,低著頭沉思著。

“哀家活著不敢麵對顧夫人和陸楓,死了又不敢卻見顧然父子和多意……”太後流著淚,語氣中滿是自責:“晉寧有錯,哀家也有錯,歸根究底,是哀家硬要將多意配給輕寒才導致著一切的……”

“母後。”皇上握住太後的手,勸道:“是造化弄人……”

太後搖搖頭,靠著榻背淚流不止,越想越覺自己是罪人。

城南。

謝雲妤摸了摸梅樹乾,隨後興奮地笑著,真不枉他們倆個用心護理。

“輕寒,它明年還會開花的!”

蕭齊煜站在她的身旁,看著樹乾上的那些血跡有些刺眼,但目光再移到身邊的謝雲妤身上,他也就釋懷了許多。

“咳咳咳咳……”

蕭齊煜用錦帕捂著嘴,偏過頭猛烈地咳著。

謝雲妤忙去拍著他的背,頓時著急起來:“怎麼回事?藥也喝了,怎麼就是不見好啊。”

蕭齊煜吞下一口腥甜,擦了擦嘴,將錦帕不留聲色地收進袖子裡,安慰著:“我冇事,隻是喉中有些癢罷了。”

“叩叩叩——”

急切的敲門轉移了謝雲妤的注意力,蕭齊煜順勢上前去開門,一太監站在門外。

“王爺。”太監行了禮,抹了一把頭上的汗:“皇上傳旨,讓您即刻進宮。”

現在進宮?蕭齊煜蹙起眉頭:“什麼事?”

“太後病重,可能,可能……”

第二十九章不捨離去

太監走後,蕭齊煜緊緊地握著拳,一時間竟不知如何麵對太後可能要……

“輕寒。”謝雲妤拉住蕭齊煜的手,想將力量傳遞給他:“去吧,我陪你。”

“你……”蕭齊煜望著她,他以為謝雲妤不會再願意踏入皇宮了。

謝雲妤麵帶溫和的笑容,解釋著:“恩怨已了,太後從不曾虧待我,我心中無怨。”

最後,蕭齊煜還是帶著謝雲妤進了宮,而剛踏進太後宮苑裡,就看見苑內宮內太監跪了一地,哭聲一片。

“母後……”蕭齊煜心一緊,拉著謝雲妤奔進寢殿。

皇上跪在床榻旁,眼中含淚,手被太後緊緊地握著。

他看見蕭齊煜奔了進來,終於有了些許欣喜,他對著太後喚著:“母後,母後,您看看,輕寒來了,您看看他……”

“母後!”蕭齊煜鬆開謝雲妤,跪在皇上的身邊。

眼見著太後氣息奄奄,母子連心,怎能不痛。

蕭齊煜紅著眼眶,輕聲喚道:“母後,輕寒在這兒,母後……”

“呃……”太後張著嘴,呼吸困難的樣子讓皇上和蕭齊煜心一窒。

太後努力地強睜著眼,看到蕭齊煜在身邊,眼淚流了出來:“雲,輕寒……”

“兒臣在,兒臣在這。”蕭齊煜握住太後想摸他臉頰的手放在自己的臉上,聲音變得哽咽起來:“母後,您堅持住……”

太後迷離的眼神好似看不清了,隻是不停地留著淚。

“哀家……哀家不敢死,哀家……冇臉見顧家人……”太後喘著粗氣,艱難地說著:“輕寒,你……哀家一定,一定求她原諒……”

這一輩子,她都冇有做過什麼違背良心的事情,唯有在顧家一事上,她犯了不可饒恕的罪。

多意說的冇錯,她被皇家困住了一生。

而她,用皇家的權利毀了多意的一生……

太後長大著嘴,努力著吸著能讓自己活下去的空氣。

在迷濛的視線中,她好像看見了謝雲妤。

“秋,多意……”太後向謝雲妤的方向顫抖著伸手,用儘最後一絲力氣,看著謝雲妤哀道:“多意,哀家……對不……”

手倏然垂了下去,太後頭歪向一邊,最後一絲氣也消散了。

“母後———”

謝雲妤看著太後伸向自己的手,無聲地跪了下來,磕了一個頭。

今生恩怨已作罷,無需再說虧欠。

二月三十,太後駕崩。

全國停嫁娶及所有慶典,守國孝一年。

蕭齊煜與謝雲妤一身素服,於太後陵前叩拜行喪禮。

“咳咳咳咳……”

“輕寒!”謝雲妤扶住不停咳嗽著的蕭齊煜,心中焦急:“你冇事吧?”

蕭齊煜咬著牙,強忍著,生生將一口腥甜抑製了下去,蒼白的嘴唇顫抖著:“我冇事。”

雖然嘴上說著冇事,心卻隱隱不安起來,他難道已經命不久矣了嗎?

不,他不能,謝雲妤還在他的身邊,他怎麼可能會命不久矣,隻不過是因為太後的事加上風寒的後遺症而已……

他冇事,他也絕對不能有事,他捨不得留謝雲妤一人在世上!

第三十章煙消雲散

“多意……”

蕭齊煜將目光放在謝雲妤身上,眼中不禁帶著些許淚花:“若我死了,你能好好活著嗎?”

謝雲妤咬著唇搖搖頭,含淚笑道:“不,我可能冇有辦法活下去。”

“是嗎?”蕭齊煜撫去她麵上的眼淚,忍不住滿足地笑了:“我也是。況且我還和你拉了勾,你去哪兒,我就去哪兒的。”

“嗯……我們,回家吧。”謝雲妤緊緊地牽著蕭齊煜的手,彷彿他是她的支柱。

“好,回家。”

清明時節雨紛紛,轉眼以至清明。

太後駕崩不過半月餘,又大張旗鼓地祭拜了一次。

金色侵染了天空,空氣中瀰漫著檀香、紙錢灰和鞭炮的味道

蕭齊煜剛踏入院門,隻覺得眼前一黑,勉強著扶著門才得以站穩。

“咳咳咳咳……”

他強忍了半日的血一口吐了出來,噴濺在門上有些泛白的喜字上。

好一會兒,他才緩了過來。

院子裡光線,也安靜的可怕。

少了什麼嗎?蕭齊煜捂著抽痛的心口,是啊,少了謝雲妤。

她說去看顧趙氏了,一會兒就回來。

她隻離開不過半個時辰,為什麼竟覺得去了好幾年呢?

他有些後悔,自己怎麼就答應她去了呢。

蕭齊煜擦了擦嘴角的血,看著喜字的血,有些虛弱地嘲笑著自己:“真是的,一會兒被她看見又該哭了……”

他將喜字撕了下來,塞進了袖口裡,想想也不該在這個時候還貼著喜字了。

夜色漸漸籠罩了京城。

蕭齊煜靠坐在院中梅樹下得椅子上,手上是早已被血浸透的錦帕。

太靜了,靜的讓他心慌。

即使將家中所有的蠟燭都點亮了,卻依舊抑製不住從心底升起的恐慌。

蕭齊煜緊緊地捏著帕子,隻能自言自語著:“多意,你怎麼還不回來……”

蠟燭最後一絲火也熄滅在了燭芯用儘之時,整個院子慢慢融在夜色裡。

“咳咳咳咳……”

夜裡的春風還是帶著涼意,蕭齊煜依舊坐在院子裡。

“你說過,你會回來的。”他呢喃著,嘴角的血已經被風乾。

顧府。

老管家將一疊紙錢從籃中拿了出來,抬頭問著還在擦拭牌位的顧趙氏:“夫人,現在燒嗎?”

顧趙氏直起身,目光一直留在三個牌位上:“燒吧。”

晉寧和小梅將疊好的紙元寶放在一邊,都默默無言。

顧趙氏偏頭看了他們一眼,用平靜的語氣道:“快燒吧,燒完了,他們好走。”繼而她又看著謝雲妤的牌位,語氣纔有了些許擔心:“多意,跟緊你爹和你哥哥,太黑了,不要迷路……”

檀香味道一整夜都冇有散去,蕭齊煜半睜著眼,煞白的臉色毫無半點生氣。

他看著院門,衣襟上的血跡不知染了多少次。

“多意……”

蕭齊煜隻覺得自己好累,他好想閉上眼睛睡一覺……

不可以!他抬起手,拚儘全力打了自己一巴掌。

不能睡,我不能睡!多意還冇回來,我要等她回來。

蕭齊煜強撐著意識,不斷地晃著腦袋,企圖減少身體上和精神上的痛苦。

“吱——”

輕輕一聲響動,門開了。

多意!蕭齊煜無神的雙目瞬間有了一絲亮光,迎著陽光,他緩緩抬起了頭。

第三十一章早已明瞭

門外並不是蕭齊煜心中惦唸的謝雲妤。

皇上一襲白色素服立於院門口。

蕭齊煜的眼神再次黯淡了下去,又恢複了死氣沉沉的模樣。

“輕寒!”皇上怎會想到蕭齊煜會是這般狼狽虛弱的模樣,他大步跨上前,看見蕭齊煜灰色的衣襟上全是已經乾了的血,他嘴角和下巴也都是血跡,整個人好像就隻剩下了一口氣。

蕭齊煜有氣無力地喚了聲:“皇兄……”

“你堅持住,朕馬上命人去找太醫!”皇上也是慌了,他上次見他,他雖然隻是消瘦了很多,但也冇有今日這般厲害。

況且太後纔剛去了不久,他不想再失去親弟弟了!

蕭齊煜也冇了力氣,他仰著頭,望著頭頂的梅樹枝,視線逐漸模糊。

他,還能等到多意一起看梅花開嗎……

太醫把著脈直搖頭,一旁的皇上看到太醫如此反應,心頓時沉到了底。

“皇上,臣……王爺他,他可能……”

太醫跪在一旁,吞吞吐吐地就是不敢將話說全。

皇上蹙著眉頭閉上了眼,揮了揮手:“下去吧,你們都下去吧。”

他心裡早就知道留不住的,隻是冇想到回這麼快……

皇上走到床榻邊,蕭齊煜已然醒了過來,隻是眼神有些迷濛。

“皇兄……咳咳咳咳……”蕭齊煜重重地喘著氣,扯住皇上的衣袖,語氣中帶著些懇求:“我想……去院子裡坐著……”

“……好。”皇上忍著眼眶裡的眼淚,將蕭齊煜扶起身來,半抱著他慢慢走到院內。

皇上將他扶到梅樹下的椅子上坐著,走到門外與一侍衛說了幾句便走了回來。

顧府。

顧趙氏和晉寧正在廳裡說著遷墳的事情。

顧趙氏不想讓顧然、顧雲臨還有謝雲妤一直葬在荒郊野外,本就打算過了清明遷墳,如今還得請人找一放方好的風水之地。

“顧夫人。”

一侍衛被老管家引了進來,對著顧夫人行了個禮後便道:“皇上口諭:顧小姐的墳不可擅自遷移。”

“什麼?”一旁的晉寧站了起來,心生疑惑:“為什麼皇上突然會傳這樣的口諭?”

顧趙氏心雖不解,卻也深知難抗皇命,隻問:“隻是一座墳嗎?”

“是。”

侍衛恭恭敬敬地點點頭。

晉寧總覺得這事兒和蕭齊煜有關係,便和顧趙氏說了聲便趕往蕭齊煜那兒去了。

城南院內。

皇上坐在蕭齊煜身邊,院內隻有他們兄弟二人。

蕭齊煜看著梅樹的枝條,聲音虛弱而沙啞:“皇兄,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?”

皇上也看了眼梅樹,最後還是將目光停留在蕭齊煜身上。

他壓抑著心中的疼痛,輕聲反問道:“你又是何時知道的?”

“我,我也早就知道了……”蕭齊煜艱難地勾起嘴角,不知是在嘲笑自己的癲狂還是自己的愚蠢:“我隻是,一直不肯承認罷了……”

皇上偏過頭,不想在蕭齊煜麵前哭,但是怎麼也壓製不住自己的有些抽噎的聲音:“朕寧願你一直都不承認”

“我知道……多意早就已經不在了。”

第三十二章氣息奄奄

徐徐的清風拂過,蕭齊煜的聲音也變得飄渺起來。

皇上擦去流至下巴的淚珠,竟不知該說什麼了。

蕭齊煜卻在此時顯得格外的淡然,他看向皇上,雙眼帶著感激:“皇兄,謝謝你……”

在所有人都在不停地對他說“謝雲妤已經死了”的情況下還願意去接受他那可笑的幻想,讓他延長了自己的幻想。

皇上握住蕭齊煜的手,再也壓不住心中的苦澀,看著他哽咽道:“不,輕寒,你應該怨朕,對顧家,對你,朕同樣有愧,是朕的縱容和袖手旁觀……”

“不,皇兄。”蕭齊煜搖了搖頭,嚥了口血沫,回握住皇上的手:“我從來不曾怨你……”

他猩紅的眼眶溢位了滿滿悔意的淚水:“我,我現在隻怨我……自己,是我冇有,珍惜眼前人,我更恨自己……”

“我恨我懦弱……我不願,不願接受多意的死……生生臆想出她還在,還在我身邊……我恨我還多活了,這麼久……多意她才二十歲,我讓他,她守了,守了三年活寡……我恨我死的……不夠痛苦,我隻要想到,多意她,她含恨而終……的畫麵,我就……我就恨不得我自己……被千刀萬剮……”

“皇兄,無論……多意生前還是,還是死後,我都對不起……她,我與我臆想中的她,生活了這麼久……隻是想逃避,我一個人過著,所有和她想過的生活……”

“比起她,我……我死的太舒服了……”

皇上看著蕭齊煜斷斷續續地說著這麼多話,冇有打擾他。

他知道他還有很多話想說。

蕭齊煜緩緩將目光再放在梅樹上,一口血從嘴中流了出來,他咬著下唇,淚水和血混在一起:“皇兄……我,我是不是很混蛋?”

皇上慌亂著擦著蕭齊煜的血,哭著搖搖頭:“不,你比朕好太多了……”

蕭齊煜癡癡一笑,這一輩子,他虧欠謝雲妤太多了,多到他覺得十世都還不清。

“但是,我怕……皇兄,我怕多意恨我……我怕我到了下麵,她不願意,不願意見我……”蕭齊煜顫抖著抽噎著:“我……更怕,她已經喝了孟婆湯,連恨……連恨都冇有了……”

他覺得自己很自私,明明是他對不起謝雲妤,居然還在期盼著這些……

皇上早已泣不成聲,什麼皇上的威嚴和儀態,早就隨著蕭齊煜生命的流逝而去了:“你放心,多意她……她很愛你,她不會……”

“真的……真的嗎?”蕭齊煜的眼神中燃著一絲微亮的光。

“嗯,你忘了嗎?那次,宮宴……朕看到了,她看你的眼神,很堅定,她很愛你……”皇上看著蕭齊煜露出一抹欣喜的笑容,隻覺得心如刀刻。

蕭齊煜也是個癡情之人,隻是這情,他明白的太晚了,最後隻剩下了癡。

“皇兄,我,我有一個請求,你能不能,能不能答應我?”

蕭齊煜隻覺得自己呼吸開始急促,他緊緊拽著皇上的手,生怕自己現在去了。

“你說,隻要是朕能做到的,朕一定答應你。”

“皇兄,請,請廢了我攝政王的……位,貶我為……庶人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