寒吟霜牽著妹妹走曏大堂,父親母親和哥哥已經在此等候,寒吟霜看著眼前的父親和哥哥,父親鬢角已經有些許白發,但依舊威武精神,哥哥一身正氣,豐神俊朗。眼淚一下就沒忍住,啪的一聲就跪下了